重庆唯一视障高考班复课 17个孩子将迎战特殊高考

闯不开五彩的门 也要凿穿高考的窗

2020年06月05日07:51  来源:重庆晨报网
 

视力障碍影响不了学生们学习的热情。 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 摄

  从这一间高三教室望出去,云雾环绕,层峦叠翠。教室里很安静,阳光温柔地投射进来,只听得到窗外的树叶摇曳,和孩子们在点字板上戳出不同组合的凸点的声音。

  6月2日,特殊教育学校复课。位于南山上的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,有全市唯一一个视障学生高考班,17名高三学生全部到齐。这些孩子患有不同程度的视力残疾,有一半是全盲。然而,这并不影响他们在这个特殊时期,自信、沉着地准备这一场特殊的“高考”。

  他们用双手“读”试卷

  4日下午,17个孩子正在做化学复习试卷。有的学生需要把鼻尖凑到试卷上才能看到题目,有的学生需要把手当眼睛,摸着试卷来“读”一道道题。一张普通的试卷翻译成盲文,有足足二十页。

  这一届高三班,有个好听的名字叫“清风班”,取自“清风明月好时光”。对大部分孩子来说,望不见明月,但能感知清风。

  教室里后排堆满了厚厚的辅导书和同学们做过的习题。特殊厚牛皮纸制作的盲文教材有好几斤重,上面有不计其数密密麻麻的小点,由于多次长时间触摸,有的页码已被摸破甚至摸穿。

  化学老师喻小刚已带过17届毕业生。他深知,经历了十多年寒窗苦读,高考对每个孩子来说都是一次大检验,对视障孩子来说同样如此。他细心地为每个学生批改、点评试卷,鼓励大家说,“只要沉着应对,考试时把平时所学发挥出来,都没什么问题!”

  下课后,班主任老师曾艳苹为孩子们测体温,许久未见的同学们戴着口罩,隔着课桌亲热地聊天。邬舜仙拍拍好朋友的肩,开玩笑地说,“咿,怎么感觉你长胖了,估计重了有10斤吧!”大家都欢乐地笑了起来。

  既不紧张又不松懈

  墙上“距离高考还有××天”的日期还停留在疫情之前。原定3月底举行的全国特殊教育高等院校招生考试,因新冠疫情延迟。鉴于其特殊性,目前尚未公布具体时间。

 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副校长朱晓凌从事特教工作已30余年,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。她介绍说,2月10日开始网课教学,孩子们在家复习。按照市教委统一要求,6月2日,第一批学生复课,高三毕业班从全国各地返校,17人全部到齐。学校采取了严格的健康检查、消毒等措施,复课第一课也是强调疫情防控。

  之前孩子们复习得差不多了,进行过多次摸底考试,也做好了高考的准备,现在,面对未知的考试时间,有的学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焦虑。于是现在有一个“难题”摆在面前:如何调节高考班学生的心态——若是一直处于紧张的备考状态,容易导致消极情绪;若是过于放松,又不利于备考。

  既不能太紧张,也不能太松懈。

  学校决定,本周回校后,初期依然采取网课模式,让学生先适应久别的校园生活。下周开始进入全面复习,采取个性化教学,加强个别辅导,有针对性地查漏补缺。对于课程不会过于密集安排,随时关注学生的心理状况,不断调适。

  除了完成教学任务,这个月学校也会开展一些密度不大的活动,帮考生放松身心,做到张弛有度。比如举办小型艺术节,让喜欢音乐的孩子们唱卡拉OK,或者是诗朗诵,展示才艺。再组织一次远足,到空气清新的野外走走,闻闻花香,听听鸟鸣,在大自然中放松。

  艰难但快乐的求学路

  作为重庆唯一的视障学校,相比普通学生,这群视力受损,甚至是全盲的孩子的求学之路更为艰辛。他们都有一个非常普通的梦想,“考上大学”。

  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白娜是个漂亮的乌兹别克族小姑娘。这几年,每学期开学,都是家人把她送到机场,托付给机场工作人员,引导她上飞机。到了重庆后,都是自己打车或是学校生活阿姨来接。“完全没有问题,大家都很乐意帮助我。”她轻轻地笑着,温柔地说,悦耳的声音像夜莺一样动听。这次开学由于疫情原因,提前了两天由妈妈送到了重庆。

  白娜喜欢听音乐,想报考长春大学。她对即将到来的高考非常淡然,“该复习的都复习了,现在就是多做题,有针对性地提高。做好一切准备后,不管什么结果,我都没有遗憾。”

  邬舜仙轻快地走在绚丽的彩虹操场上。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,甚至不用盲杖,不用搀扶,都可以在校园里行走。上天为这个长相清秀、性格活泼的男孩子关上了窗,却打开了另一扇门。灵敏的听觉和聪慧的大脑,让他和其他孩子并没多大区别。这个“学霸”兴趣爱好很多,排箫、萨克斯、古诗词,还熟悉各种编程语言,甚至设计了一款有趣的小游戏和欣赏古诗词的小程序。

  尽管成绩已经很好,疫情期间在家复习时,邬舜仙依然疯狂做题,复习了一轮又一轮。如今回到学校他反而沉静多了,更多是思考未来在大学里的规划。邬舜仙的目标也是长春大学。这是视障孩子的“北大清华”,专业最齐全。他准备选择针灸推拿专业,并打算再辅修其他譬如计算机、汉语言文学专业。

  数学老师慕林坤说,视障孩子学习起来的难度大得多,比如很多数学习题,孩子们只能心算,无法在纸上呈现。解一道简单的三元一次方程组,用盲文来呈现,往往一张纸都不够。之前在家上网课,他通过QQ语音把题目发给学生们。上个月,出了几套盲文试卷,邮寄到学生家里。

  此前因疫情开设的“空中课堂”,视障孩子也比其他孩子困难更多——大量盲文作业、试卷、复习资料只能通过语音、拍照批改和发送。不过师生们很快开通并熟悉了语音直播、录音推送、群在线辅导、拍照录音作业反馈……6门课,6位老师,17个学生,6个群,电脑、手机、平板齐上阵,QQ、微信、钉钉,多管齐下。没有盲文试卷,老师们就制作电子试卷,寻找音频资源,把录音发到微信群、QQ群、钉钉群里,让孩子们可以无限次回听;无法面批作业,就请家长帮忙拍照,让孩子发语音。

  将开启人生新的阶段

  由于受身体等条件限制,很多视障人士读完初中或职高后就去工作,有机会参加高考的并不多。班里的17个孩子,个个都很珍视这次机会。

  “17个孩子复习状态都很好,都很有希望考上大学。”带毕业班的数学老师慕林坤说,这次考试因疫情延期,带来的好处是给大家的复习时间非常充分,对成绩稍微差一点的学生来说是一个机会。

  虽然疫情带来了一些变化,但朱晓凌对于学生们的能力是相当放心的。学校连续多年升学率都是100%,唯有几个学习音乐专业的孩子成绩稍微弱一点。

  目前,视障学生可以报考的主要是山东滨州医学院、北京联合大学、长春特殊教育学院等高等学府,虽然可选择的专业并不多,主要有针灸推拿、康复、音乐专业,但有的大学已开始在尝试,让这些特殊的孩子以特教专业形式收录进去,然后可以根据自身能力和爱好选择更多融合专业,比如汉语言文学、英语、心理学等,和普通的孩子一起学习。

  朱晓凌谈到一件事,曾经有学生问她,“为什么我要去读大学?读了以后不照样是当按摩师?”她告诉学生,这首先是国民素质提高的需要,第二,就算是同样从事按摩工作,读了大学以后可能不仅“知其然”,还能“知其所以然”。

  她认为,对视障孩子们来说,考上大学,可以大大增强他们学习、生活及未来工作的自信心。而大学毕业后,他们的就业机会更多,可选择工作的范围更大。比如可以到一些医院,或学校从事医生或教师相关的工作。四年的大学生活,也可以让他们更好地树立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,为以后更好地走向社会、融入社会打下良好基础。

  在她看来,特殊教育的最终目的是“回归”,“通过我们的努力,让这些孩子真正能够回归社会,跟一个普通的社会人一样地生活。”

  邬舜仙对即将而来的特殊高考充满着期待。“十载晓梦迟,莫惜梁间燕。而今少年事,当带三尺剑。”喜爱古诗词的男孩曾写下这样的诗句。邬舜仙的手指修长,很好看,他正认真地用双手和一颗充满阳光的心触摸、感知着这个世界。

 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高考前夕,这群孩子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考验的准备。

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

(责编:陈易、张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