貨主以為他是司機,司機以為他是貨主,平台商家蒙在鼓裡 通過兩款APP行騙,牟利3萬余元,重慶福建警方已介入調查

一人分飾多角騙騙騙 這個老A是何許人也?

2020年04月26日07:28  來源:重慶晨報網
 

運送的工程器械。 (受訪者供圖)

  貨主寧先生給付了3萬多元運費,貨卸了一半停擺了﹔貨車司機馬師傅和同伴駕駛三輛車忙活了三四天,卻收不到款﹔中間方也說自己很冤……

  原本眾人眼裡“靠譜”的一樁貨運交易,都已經貨到付款了,卻在此時出現了幺蛾子。“原來這人是個騙子!”大家這才發現都被同一個人騙了,於是選擇報警。

  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經過多方採訪、調查發現,眾人口中的這個騙子分飾多角,在幾天時間裡,騙過了真正的貨主、貨車司機,以非法的方式獲取了3萬余元。

  目前,重慶萬州、福建泉州兩地警方已經介入調查。

  1

  貨主APP上發尋車信息

  “這人的報價車輛數量挺有優勢”

  寧先生是做工程的,最近,他在萬州的工地要開工,但是一些工程機械還在福建龍岩。於是,他就在一款名為“運滿滿(貨主版)”的APP上發布了信息,希望聯系貨車幫忙轉運工程器械。

  “我們做大型工程的,一般一趟活得花費很長時間,好幾年才轉運一次。”寧先生說,因為轉運業務少,他在這塊沒多少資源,加上工地是在福建龍岩的一個小縣城,需要的又是5輛17.5米長的大型拖挂車,一時根本無法找齊這麼多符合要求的貨車,他才想到通過互聯網平台找貨車司機。

  寧先生是4月19日在“運滿滿(貨主版)”APP上發布尋車信息,並留了聯系電話。幾個小時內,就有幾個人跟他聯系,其中有一個人報的價位和車輛數量都比較有優勢。

  “因為我們需要5台車來拉貨,我想一個一個走太零散了,最好是一個車隊,而且價位要合適。”寧先生說,一個使用福建泉州電話號碼的男子(也就是眾人口中的騙子,以下稱老A)跟自己取得聯系。老A自稱有3台車,意向很強,當晚就可以發車。寧先生覺得還不錯,就讓老A抓緊去龍岩的工地現場。

  4月19日,果然有3輛17.5米長的大型拖挂車趕到工地。“當晚雨勢太大,大家協商裝了一些小件。雨停后又裝載了大型器械,第二天一早就出發,前往重慶萬州。”

  一路上,寧先生也在跟老A聯系,“他會及時跟我說到哪裡了、什麼時候到,感覺還是比較靠譜的。”按照老A的預計,貨車將於4月23日一大早抵達重慶萬州的目的地。

  2

  貨車司機卸一半貨罷工

  “老A說轉了賬,但我們沒收到錢”

  4月23日8點過,寧先生在工地上看到了3台貨車及隨車的工程器械。司機師傅提出貨到付款,寧先生也沒多想就答復,“我們的財務9點鐘就來上班了,到時可以立刻轉錢。”

 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寧先生感到有些憋屈,他告訴記者,“當著貨車司機的面,我問他們錢轉給誰,他們說就轉給使用泉州號碼的那個人(老A)。”

  隨后,當著貨車司機們的面,財務人員通過微信把款項轉到了老A提供的賬號。在寧先生提供的轉賬憑証上,收款方是雷某的銀行卡,轉賬金額為3.15萬元(3台車的約定運費,每台1.05萬元)。

  付款后就開始卸貨。可是,第一輛車的貨物剛卸載了一半,現場的貨車司機不干了。司機們稱沒有收到錢。

  他們撥打老A的電話,對方一直說“已經轉過來了”,但實際並未到賬。

  見狀,寧先生再打電話給老A,對方也是說“已經轉了”。寧先生和司機分別撥打了幾次后,老A的泉州電話號碼直接聯系不上了。

  事后,寧先生談到了此前的蹊蹺細節。“此前老A跟我聯系,我還以為他是現場三位貨車司機中的一位,直到見面以后,我才知道他沒有跟車。”

  此外,寧先生在付款時順便問了貨車司機“多少錢”,對方也有些遮遮掩掩。聯系不上老A后才發現,雙方認定的運費金額也不同:寧先生認的是1.05萬/車,司機認的1.5萬/車,差了一截,雙方都稱是跟老A談好了的。

  事情發展到這裡,司機不干了,因沒收到一分錢,不同意卸貨。隨后,寧先生和三位司機師傅一起,向重慶市萬州區公安局五橋派出所報了警。

  3

  老A一路打電話發微信

  要司機別跟貨主談價格佯裝吃差價

  4月24日,貨車司機馬師傅和他的兩位同鄉還滯留在重慶萬州。說起此前的經歷,他們也是氣不打一處來。“辛辛苦苦跑了好幾天,臨了拿不到工錢,咋整?”

  馬師傅說,自己是通過另外一個平台聯系上老A。這個平台也是一款APP,叫“貨車幫”。他通過該平台的一家企業引薦,老A與之電話聯系,加了微信,還時不時發點貨運裝車的現場小視頻過來。

  “當時沒有想那麼多,我們還通過平台繳納了600元的定金。”馬師傅說,4月19日他跟老A聯系上時,聽說客戶需求5台車,於是就准備帶著兩位老鄉一起做業務。老A欣然答應,要求每人繳納600元定金,他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后,才商定“定金”總額為600元。

  4月19日,馬師傅和同鄉身在泉州,接到了這單業務的電話,初步商定的價格為13800元。當晚,到龍岩的工地后,貨車師傅覺得貨物太高,提出加錢,遂“商定”運費為1.5萬元。

  運輸路上,老A會打電話、發微信,讓馬師傅等人到貨后,不要跟工地的“對接人”(實際上是真正的貨主寧先生)談具體的價格,“有點從中間賺取點差價,以后再有業務合作的意思。”

  貨到后,馬師傅也以為萬事大吉,張羅著卸貨收錢,可是遲遲不見錢款到賬。“23日那天早上,我連續給他(老A)打了好幾個電話,他都說自己老婆已經把錢打過來了。”

  沒收到錢,馬師傅和同鄉拒絕卸貨。報了警后,他們梳理起了事情的來龍去脈,發現這個老A是通過“貨車幫”一家貨運企業聯系上自己的。

  在馬師傅的眼中,老A就是貨主。到目的地重慶萬州見到寧先生以后,他雖有些納悶,但還是以為老A是和寧先生一個公司的,保持著信任。

  可是,接下來發生的事將這種信任擊得粉碎。

  “我們的車子都上著款(欠著按揭款)呢,我的一個月一萬四,他們倆一萬六、一萬八。”馬師傅說,現在生意不好做,他們都指著這筆貨款去補貼生活,收不到款,他們真的沒有法子了。

  4

  平台商家稱跟著受牽連

  “我隻收了定金,也不認識老A”

  4月24日,記者根據馬師傅提供的“貨車幫”APP上的聯系方式,與介紹他們與老A認識的饒經理取得聯系。

  “那人(老A)就是個騙子,害得我也跟著受牽連,天天睡不著覺。”饒經理說,他確實通過平台收取了馬師傅等人600元錢,也願意配合警察將此事調查個水落石出。

  饒經理稱,自己並不認識老A,隻收取了對方600元的“定金”。他發來的收款截圖顯示,付款的是一個叫“某某華”的人,通過微信轉賬,現在已經聯系不上對方。

  24日下午,記者通過“貨車幫”APP的95006熱線聯系上了投訴受理人員,該人員稱,“如果馬師傅通過平台下了定金,平台在接到投訴后,會協助進行調查。”

  目前,馬師傅等人已通過平台進行了投訴,並向事發地福建泉州警方報了警。

  記者根據三方提供的聯系電話,多次致電老A,但其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
  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 張旭

  特別提醒

  涉錢款交易

  要多留個心眼

  “這樣的事情,確實少見。”一位貨運行業資深人士表示,貨行天下、誠信為先,這個老A飾演了多個角色,其行為讓人有些難以理解。昧著良心,貪下了貨車師傅們的血汗錢,相信接下來,在兩地警方的配合下,定會揪出幕后的老A或老A們,還貨運市場一個安寧,也給貨主和司機一個交代。

  “我們也想給廣大參與者提個醒,涉及到錢款交易,一定要多留個心眼。”該人士呼吁,各大平台要加強監管,各參與者要嚴格遵守約定,以防給別有用心的人有機可乘。

(責編:陳易、張祎)

本網專稿

成渝首次攜手舉辦重大人才活動  4月25日,由四川省人才辦和重慶市委人才辦指導,成都市人才辦主辦的2020“蓉漂人才日”活動在成都舉行。…【詳細】

原創

重慶:提前完成固定污染源排污許可階段性任務  重慶市提前一周完成了排污許可“2020年前應發証或登記”企業發証和登記雙“清零”的第一階段任務。…【詳細】

原創

騰訊再與重慶簽約 全面定點幫扶彭水  在將西南總部落戶重慶后,騰訊與重慶再次簽約,重點助力彭水脫貧攻堅。…【詳細】

原創